首页 > 区块链 > 正文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分类:访谈区块小虫亚洲区块链FBS 2020-09-14 17:22

  初次和辉少见面时,他衣着考究、西装笔挺,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看上去很年轻。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已经是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的院长,而他的背后又藏着激昂又曲折的故事。我对辉少问道:“币圈这个行业争议颇多,说是毁誉参半一点也不为过。你作为传统金融的行业者为什么会转战币圈呢?”

  “因为我喜欢挑战新的事情,况且我认为区块链是潮流,就像当年的互联网。当然互联网的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根本没有机会参与那次风口。”辉少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那能分享一下你在币圈的故事吗?”
“可以。”
一、结缘比特币,转战币圈辟新路
2016年的时候,辉少还是从事于传统金融,每天盯着瞬息万变的数据,由红变绿,由绿转红,钱包中的数字也来回跳动。面对波诡云谲市场的变化,他不停帮客户做资产配置,从中获取一笔不菲的佣金。那一年里,他的财富翻了十几翻,在行业内也有了一些名气。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有一段时间,他和一位客户闲谈,了解到比特币的一些知识。客户建议他购买一些比特币,并说这个收益极高。他摇摇头,只是笑了笑。因为他对比特币的了解不深,他喜欢赚自己认知范围内的钱。
后来,他从朋友的口中得知那位客户已经身家上亿,无它,因为比特币价值的暴增。他苦涩笑了笑,原来自己离财富自由只差一线之隔。
2017年3月,他正式进入币圈,此时的他更像一位求学道路上的学生,每天都去深度学习行业内那些晦涩难懂的词。“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生态社区”、“加密算法”、“挖矿”等一系列词在他脑海中碰撞,让他更坚定了转战区块链金融的道路。
那年,币圈热度极高,不少人疯狂不已。热钱之下,币圈项目野蛮生长。那时候的币圈韭菜很绿,也很好看,那时候的镰刀也很锋利。辉少也在那些乱花渐欲迷人眼的项目上做了一些投资。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成为一名合格的韭菜,是币圈人士必修的一门课程。

  二、九四往事,挖掘行业第一桶金


2017年9月4日,一纸红头文件将币圈打回原形,狂热之后的人们充满着恐慌。币价一跌再跌,比过山车还刺激。不少项目方相继跑路,仿佛是约好了一样,币圈的韭菜们哀嚎不已,纷纷感叹镰刀的锋利无比。
辉少所投的那几个项目也纷纷倒下,不用说收益多少,其本金早已荡然无存。此时的他感触颇深,初次涉入币圈就折戟沉沙。这个行业,真的适合自己的吗?那段时候,他想过放弃,但是他却有些不甘心。
为什么他会失败,而别人就能成功呢?
后来,他一个人在房间里不断反思自己,心中想起那句“不要赚自己认知范围内的钱”。这一次失败,第一是因为他对这个行业接触不深,对行业认知不足。第二自己被市场的情绪所引导,误导他做出不明智的选择。第三也是因为自己急功近利所造成的。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于是,辉少在那时候没日没夜学习新的知识补充自己的知识盲点。也许是对行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在后来的几个投资项目中他低位买进高位抛出,获得一笔不小的收益。当然要说在2017年让他收益最高的一次收益,还是比特币给他带来的增值财富。
当时,9.4禁令一出,币价大跌。很多人恐慌争相抛出,币价一跌再跌,但是那时候,他果断买了一些比特币,因为他相信比特币还会再涨,这只是一个周期性的价格变化。
果然没多久,比特币迎来暴涨的光辉时刻,并在12月攻破2万美金的大关。虽然他没有在币价的最高位套现,但也是在18000美金的高位抛出,这短短几个月内,收益高达300百万。这是在他之前从未想过的事。
三、进军合约,成立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
2018年,币价持续低迷,仅仅只靠买币是很难获得较高的收益。于是,辉少将目光投向合约这个领域。毕竟比价跌宕起伏,收益并不清晰,而做多做空的合约玩法却成为了当时行业热门的新玩法。
那时候,火币也重磅推出了合约板块,辉少也加入了合约大军。往复之间的做多做空让他在短期的单边行情中赚的盆满钵满。然而,一次平台的插针却让他一夜回到解放前。当看着自己的合约爆仓的一刹那,他痛恨平台的作恶。
按理说,凭借自己的实力爆掉合约也就认了,可因为是平台的作恶行为让他之前积累的财富付之东流,他很不甘心。为此,那一段时间内,他再也没有去那个平台玩合约了。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此时,他心中萌发一个想法,他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为什么不弄一个教育培训机构去帮更多的圈外人去认知着这个行业,甚至帮助一些人从中获取更多的收益。于是,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就此诞生,而辉少自然而然成为该学院的院长。
自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成立后,辉少一直不断在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比特币三浪战法和时空战法》那套理论也是那时段时间成型的。这是他结合研究趋势、把握趋势、应用统计学原理,进行量化交易,形成“量、价、时、空”的交易模式。精准把握趋势,进行波段操作 ,从而形成“小止损、大盈利”的绝佳效果。凭借这套战法理论,让他在合约交易中屡次创下惊人战绩,那时候的合约杠杠小5到10倍左右,辉少连续单日收益率高达530%,获粉无数。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2018下半年,他押注EOS,事与愿违,他失了一笔财富。2018这一年,对于他来说,不算太坏。他盈利过,也亏损过。财富像泉水般涌来,却又如潮水般退去。不过,让他最欣慰的是,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的成立。
到了2019年4月,比特币的热度再度燃起,币价一路飙升。辉少凭借着《比特币三浪战法和循环大法》成功预判行情,在4月份屡次做多比特币,斩获了上12次2000%的收益记录,收益高达几百万。与此同时,不少学员在接受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的系统培训和他的指导下收益也变得十分可观。
四、屡创佳绩,收益岂止百万
如果2019是他默默耕耘的一年,那么2020是他收获硕果的年份。
2020年3月,美股熔断频频发生,辉少当时做多了美股,熔断5次,辉少直接损失30万美金,早先关注传统金融的辉少敏锐察觉到了这影响将会波及比特币。于是,他在比特币7千点位时候,预判做空。果然,比特币没多久突然遭遇瀑布下行的行情,币价急转直下,他果断做空,在ASPMEX菠萝合约开启150倍杠杆,并获得了30倍的收益,盈利高达50万。

让他庆幸的是,遭遇极端行情,幸亏这个平台没有出现宕机、插针、拔网线的事情,不然他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币价暴跌而没有参与收割财富的浪潮。因为据他所指,那段时间不少交易平台出现插针、宕机的作恶行为。
伴随着他对行业认知越发深刻,对合约的预判策略也变得驾轻就熟。
2020年7月,DeFi在行业内掀起一场热度。此时的他慧眼如炬,将DeFi和ETH联系在一起。因为从他看来,DeFi的火热必将导致其需求激增,进而促进ETH交易的频率,既然ETH涌入一波热钱,那么ETH无疑将迎来暴涨。要知道,ETH自2018年之后,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
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院长辉少:不赚自己认知外的钱
于是,他带领十几个社群从ETH的236点位一直拿到ETH的440点位,然后平仓直接获利204点。随后,他又成功预判其价位的回调接着在ETH的440位反手做空到380,直接获利空单60点,这两次来回做多做空,直接斩获共264点收益成绩,收益近乎百万。当然,随着他的群员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8月30日,他实盘带单,并且跟单人数高达268人。他又再一次预判行情走势,不断在400、420、440、450点位做空ETH,然而ETH最高拉到488附近,辉少为此爆仓9次,损失惨重。但是,辉少依然坚持做空分别在482、470点位重仓下了700个ETH一路做空,一直拿到350点位,获利高达120多个点。
无独有偶,在9月4日,他又再次打破了以前的单日记录,创下了300万的单日盈利录。那时候比特币价格在11400美金的价格来回波动,他没有采用激进的手法做空比特币,而是根据比特币的行情去预判,边做边调,不过总的预判是对比特币的做空,并且结合他自创的三浪战法理论,从U型图中摸索比特币的走势。就在波段起伏的时候,比特币急剧下落,之后在10500美金徘徊。随后,比特币又遭遇瀑布行情,跌破10000美金的关口。

自然而然,他收益不小,甚至和他一起跟单的几十个团队都成功实盘狙击比特币1300个点。
说着这里,辉少拿起他的手机看了看他的钱包,里面的数字令我大吃一惊。他笑了笑:这只是今年的收益。
最后,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这行业的钱这么好赚吗?”
尾声:
不,他之所以能挣到这么多钱是取决于他对这个行业的认知深度,早年前,他不是也充当币圈韭菜的角色。所以说,不要在赚自己认知范围外的钱,如果非要赚的话,那就将未曾认知的事物变成自己认知内的事物。也许亚洲区块链金融商学院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

上一篇:上海拟出台新版区块链标准

下一篇:观点 | 张子振:区块链技术与我们的生活

猜您喜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作者投稿APP下载